其三卷 特急篇 永生不死的男生(1) 永生之酒 成田良悟

餐车中响起一片和谐的嘈杂声。
切斯追着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女,在桌子间穿行。
那是和他在列车头等客房内同住一个房间的少女。少女天真无邪地对他说“我们一起去列车探险吧!”,切斯对此根本不感兴趣,但是为了扮演好一个“讨人喜欢的少年”,和少女一起玩,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他考虑这样的事情已经考虑了二百多年了,这种场合,他能很自然地扮演好“孩子”这个角色。
他追着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少女,跑到了餐车内。
——如此说来,我记得从欧洲坐船去大陆的时候,也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当时我还是个孩子。当我说“我们一起在船中探险吧”,当时和我一起玩的是谁呢,怎么也想不起来了。算了,那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我能把所有的人都“吃掉”的话,到时肯定会知道答案的。
没用的事情考虑太多了,切斯的注意力有些不集中,他的肩膀重重地撞向了坐在吧台前的男子的背部。
“唔嗯嘎嘎!”男子好像正在大口地吃着什么东西,食物卡到了嗓子眼里,弄得他手忙脚乱。仔细一看,原来是他乘车之前撞到的那个脸上有刺青的男子。真不巧,偏偏又和同一个人相撞了,真是不走运。切斯并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但还是他马上道了歉。
“啊啊!大哥哥,又撞了你……对不起!”男子虽然眼睛里都充满了泪花,但还是勉强对切斯挤出了个笑容。
“啊,不,没事没事,我一点也没事。你也没事吧?”切斯点了点头,露出了和刚才一样的笑脸。虽然这个男子脸部有刺青,但是好像是个不错的人呢。这样的男子,虚有其表,他可能一无所获而终其一生吧。切斯虽然这样想着,可是他的表情上却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
之后,少女的母亲也来了,他们之间开始相互寒暄。
这时,在眼罩上又戴了一副眼镜的女人看着切斯说道:“那个小男孩,是一个人吗?”“嗯,这孩子——哎呀,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这么说来也是那样。
切斯决定对他们报上自己的假名。如果是预定车票的话,必须使用真名,但是向普通人介绍自己的名字的时候,用假名也没什么问题,还是极力向他人隐瞒自己的真实名字比较好。做出如此的决定后,切斯决定说出托马斯这样的假名,这是今年刚去世的“发明王”的姓氏。这样的话,自己在纽约期间,就不会忘记这样的姓氏了。
但是。
“我的名字是切斯沃夫.迈尔——”说出这么拗口的名字,切斯一瞬间惊呆了。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他感到自己有点头晕目眩。
——这是怎么回事!我刚才确实是想开口说“托马斯”的!刚才,好像是被身体拒绝了……。
他记得曾经有过同样的情况,是在“那个家伙”还活着的时候。他在城镇市场被问及名字,突然想用假名字的时候,自己的嘴又不小心地说出了真名。那时候,他知道是因为“那个家伙”站在不远的地方。
这是恶魔所给予的制约。作为获得永生不死的微小代价。
“不死者之间,不能使用假名字!”这种制约,实际上给他传达了一个重要的事实。
——就在身边,肯定有“不死者”的存在——切斯的话被堵在了嗓子眼,现在慌张也是毫无益处的。要是“不死者”还没注意到自己的存在的话,就更不能这么笨拙地暴露自己的身份了。
他重新恢复镇静,适当地继续补充道。除了假名字之外,其他的假话都可以说,他开始编造这次旅行的目的。
“——就叫我切斯吧。我要去纽约见我家人。”紧接着,贵妇人和她的女儿也开始和他寒暄。但是,切斯只听到了她们的名字,他的意识完全集中到了餐车内的其他人的身上。
考虑到声音所能传到的范围,恐怕不死者就在餐车内。但是,这里却没有他熟悉的面孔。他也看不出乔装打扮的人来,眼前的枪手和戴着眼罩的女子只不过是化装了一下,并不是乔装打扮。
——到底这些人中谁是“不死者”呢?莫非是在从这里看不到的厨房里吗?还是——他想极力否定这种想法。
——莫非在乘船人之外,还有别的“不死者”——这对他来说,是很可怕的想法。如果“不死者”除了船上的人以外还有其他人,就无法掌握他们究竟有多少人了。
某一天,一个不认识的男子笑着走过来,突然将右手伸向自己的头部。仅这么一下,切斯的人生就全被吸走了。
切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其实马上死了也没关系,自己已经活够了。问题是他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他和“那个家伙”之间的“扭曲的事情”,那对他来说,是一种无法容忍的屈辱,也是相当恐怖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切斯才选择了现在的生存方式。把别人都看成是自己的饵食,把他们全都吃掉……最后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一个“不死者”,他必须要这么做。
当对方是自己不认识的“不死者”的时候,他必须要知道对方成为“不死者”的理由以及还有多少个不死者。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找出对方,将他“吃掉”。
因此,特定对手是绝对条件。是悄悄的让他们一个一个受伤呢,还是一个一个的把右手放在他们的头上呢?但是,如果那样做的话,对方应该会很容易地明白过来吧。
——无论如何,必须在这个地方将不死者解决掉。不管使用什么样的手段。
切斯虽然内心在考虑着这些阴险的事情,可他的脸上依然扮演着孩子般天真无邪的样子。这时,眼前那个枪手朝自己大声喊道:“对了,要是做了什么坏事的话,就会被‘铁路追踪者’吃掉的!”“吃的干干净净的!”这是一对穿着很怪异的男女乘客。一个一身枪手的打扮,一个穿着大红色的连衣裙。我记得他们一个叫艾扎克,一个叫米莉亚。
艾扎克的声音将切斯拉回到了现实。为了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他决定暂且听听他说的话。
“——我曾经被我老爹吓唬过!”“真可怕呢!”“咦?‘铁路追踪者’是、是什么人?”刺青男子战战兢兢地问道。低头一看,他的两腿都开始发抖了。
“什么,杰古吉你不知道吗?‘铁路追踪者’指的就是……,,“……不过,要是在列车中说这些话的话……‘铁路追踪者’——就可能出现在列车上!”“呀————!”——“铁路追踪者”啊。真是无聊的话题。本来,我的身体就和“恶魔”差不多的。这样想起来,也许这样的怪物还真的存在呢。
切斯继续注意着周围,认真地倾听着艾扎克的谈话。
——做了坏事就要被吃掉吗?如果他真的存在的话,恐怕会先把我吃掉吧。以世间的基准来看的话,我毫无疑问该归到‘‘恶人”一类中,而且我现在还正打算将大量的炸药卖给黑手党。如果这些炸药被用在战斗中的话,那么无疑受害者会牵连到无辜的一般人。
受害,这是一个很抽象的词汇。如果上面说到的炸药被用在街斗中的话,那么肯定会出现死人。确实,很多人。切斯明明知道这些,但还是在做这样的交易。
罪恶还不止这些。切斯一直利用自己孩子般的面孔,欺骗了许多人,也陷害了很多人。有时是为了更舒适地生活,有时只是出于对某人的厌恶。
——那又怎么样。有谁知道呢?对于切斯来说,比起其他人的生死和自己的善恶来说.如何能够把“不死者”吃掉,才是最重要的。为了这个目的,即使牺牲掉一些普通人也没关系。比起自己的可恨的“记忆”被别人吸收掉,即使孤独一生也胜过于此。
这样想着,切斯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
逃票乘车的蕾切尔,令人吃惊地、堂堂正正地潜进了车内。
她坐在餐车的餐桌旁,毫无踌躇之色的点餐。
她并不是没带钱,对列车上的厨师也没什么恨意。因此,吃饭付钱这件事是不存在任何问题的。而且,列车上的餐饮业也是独立于铁路经营的,那就更不存在问题了。
但是,她也不是完全无防备地进入餐车的。她是算计好了乘务员检票结束之后才坐了下来,这样,暂时就不用担心检票了。而且餐车是从头等车厢到三等车厢的乘客共用的,人们穿的衣服也都各式各样,所以她穿着类似于工作服的衣服也就不显得那么显眼和不自然了。
再者说来,她还坚守着坐在窗边这条规则。说是规则,也只不过是她为了克制自己而定的,其实并没有这样的强行规定。可是,如果真的被抓住的话,可就不是只是说教就能了结的事了。
——即使如此,她还是看见了一个让人讨厌的男子。
就在她的视线前端,有一个留着一撮小胡子,正吃着高级料理的男子。虽然他的身材魁梧,却显得有些胖,那是一个看起来很臃肿且很丑的男人。从刚才起,他就下流地笑着,连唾沫都喷出来了,还一直高傲地夸着自己。
“啊哈哈,我就是这样堂堂正正地坐上其他公司运营的高级列车的。这全是靠我的本事做到的!哈哈哈哈!”并不是他的话令她不快,而是因为她认出了这个男子。
自己根本忘不掉他。这个男人,就是父亲所工作的铁路公司的干部,他陷害了父亲,而自己却在公司里逍遥自在。看到他那神态,好像他还没有从重要职位上滑落下来。他的那种姿态在蕾切尔的心里落下了阴影。
真想上前痛扁他一顿,可是她知道那样做是没有意义的。而且,她又是逃票乘车,引起骚动的话,对她是没有好处的。
她握紧了拳头,紧接着,她的耳朵里又传来了他那下流的声首。
“我能够过上这样富裕的生活,也是我为公司和人们诚实工作的补偿吧!哈哈哈哈!”——什么“哈哈哈哈”。我要诅咒。我要诅咒他掉进海里,让海蛆爬满他的全身,把他的骨头都吃干净。即使他葬身鱼腹,也不能消除我的愤恨之情,最好能让他消失得无影无踪。
蕾切尔一边压抑着她的愤怒,一边诅咒他。之后,她就决定小再有那个小胡子猪了。
刚把吧台送来的烧得半熟的菜送进嘴里,一个青年就一边哭看一边从她身边跑了过去。
他的脸上刻有剑状的刺青。那样子乍一看就像是出没在加勒比周围的海盗一样。但是表情有些凄惨,皱着一张脸,双眸里充满了大量的泪水。
那个男子跑过去的时候,蕾切尔听到他小声嘟嚷着。
“乘务员、乘务员,快点……”——他不会是要把乘务员带来吧?蕾切尔稍稍感到不安,但是她决定还是继续吃饭,看看情况再说。
不一会,刺青青年跑出去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子出现了。他从领带到鞋都是统一样式的白色,就像是出席婚礼的乡下人一样。他和脸上有刺青的青年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个男子威风凛凛地在餐桌之间大踏步地走着。
蕾切尔有一瞬间和那个男子的眼睛对上了。她马上转移了视线,觉察到了危险的存在。这是和乘车前遇到的乐团的两个人寸感到的“危险信号”是不同的,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她对那名男子提高了最大限度的警戒心,同时,开始继续注意周围的情况。
有一种不祥的预兆。很不祥的预感。这和逃票乘车的感觉不同。作为情报屋的跑腿,她积攒了很多有关黑社会的经验,那些经验好像正在向她传递着“什么信息”。考虑到很可能会出现什么意外,她开始轻轻地打开车窗。
然后,“时机”马上便到来了。 餐车中有三拨人大喊了起来。
各个声音都很宏亮,车厢内所有人都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从前门进来的黑服乐团装束的男人们叫道:“所有人都趴到地上!”他们的手里都握着机关枪。
站在餐厅中间,穿着白色衣服的男子喊道:“所有人都举起手来!”他的右手握着一把闪着黄铜色泽的手枪。
从后门进来的穿着破破烂烂衣服的男子喊道:“喂喂!所有人都不许动!”男子的手里只握着一把水果刀。
蕾切尔旁边的男子冷汗直流,他嘟哝着:“怎……怎么办啊……?”这些男子互相看着对方,脸上都露出了“这是怎么回事?”的表情。
最先采取行动的是穿着破烂衣服,手拿水果刀的男子。
“嘿——咻——”他小声嘟哝着,一步并作两步地向后退去。
“打扰了!”他把门轻轻地关上,然后啪嗒啪嗒地跑了。
只有一把水果刀是无法和他们抗衡的,结果,三者互相牵制的僵局瓦解了。而这,也是惨剧开始的信号。
穿白色衣服的男子马上拔出了枪,连续放了三枪。乘客们全都缩成一团,抱着头发出了阵阵惊叫声。白服男子射出的子弹中,有一发打中了黑服人。被打中了肩部的黑服人身体转动了一下,就倒在了地上。好像要与此相呼应似的,黑服人也开始用机关枪疯狂扫射。黑服人的枪法很准,白服男子的胸部一瞬间的功夫就被染成了红色。
乘客们还在继续哀号,这时,蕾切尔一边打开窗户,一边慢慢地站了起来。
白服男子向后倒了下去,手中的枪冲着天花板放了好几枪。这和瞄准瞄不准没有关系,只是受到了强烈冲击,手指和手腕不听使唤而已。
瞬间,再次传来了机关枪的轰鸣声。
这次是白服男子的腹部受到了枪击,他的身体都弯成了“[”的形状。不久,男子的眼中失去了生机,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就在那时,蕾切尔的身体也已经滑到了列车的外面。她灵活地抓住侧壁的装饰,身体慢慢向下滑落,一下子钻进了车轮与车轮之间的空档。
乘客和黑衣人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丁枪战中,看到蕾切尔消失的,只有坐在旁边的男子一人。
之后,厉害得要命、穿着白色衣服的伙伴出现了,一会的工夫就把局势扭转了。
乘客们都摸不清状况,一片混乱之中只有一个人很冷静地把握住了状况。
——现在的一伙……也许还能为我用呢。
切斯趴在吧台前面,考虑着利用白服男子的事情。
“那么,切斯,梅丽就拜托你照顾了!”“嗯!”切斯对贝利亚姆夫人重重地点了点头,拉着少女的手,向餐车外走去。他打开门,谨慎地看了看周围,向前走去。很幸运,过道中没有发现白服人的身影。
他拉着梅丽的手,静静地朝后部车厢走去。这种状况对切斯来说真是太好了。
袭击过后,贝利亚姆夫人对切斯说“切斯,我想让你带着梅丽躲起来”。他想走出餐车去白服人那里,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一个人出去肯定会遭到周围人阻止的。
这时,贝利亚姆夫人因为担心女儿,而给了他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他又怎么可能不利用这一点呢。只是梅丽的存在自然也妨碍了他的行动。当然,他也可以直接去白服人那里,把她交出去,或者直接在此处把她杀死。但是,切斯无沦如何也下不了手。并不是因为她可怜,她是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女。欺骗她、背叛她的行为,不正是“那个家伙”对自己所作的行为吗?他对杀小孩可没有什么罪恶感。必要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拿小孩的胆用于自己的研究。只是,“背叛”这样的行为是例外的。一想到自己做的事情和“那个家伙”一样龌龊,切斯的心里就会生出一种对自己的强烈厌恶感。
欺骗大人的话,他不觉得有什么罪恶感。可是话说回来,他也不是觉得小孩就多么神圣。小孩所具备的残酷、丑恶,他在这二百年间,也都见识过了,甚至都已让他感到厌烦。即使如此,他还是做不出陷害小孩的事情,也许是把过去的自己和他们联系在一起了吧。
少女紧握着他的手跟着他。她的眼里虽然充满了怯懦,对切斯却没有丝毫怀疑。如果她的眼睛里透露出一点对切斯的怀疑的话,切斯就能够把她就地解决了吧。
——究竟要羁绊他到什么时候呢?这样可恶的“记忆”!切斯虽然内心愤愤不平,可是他的手却紧紧地抓着梅丽。
穿过第一节二等车厢来到下一节车厢的时候,他看向厕所旁堆放打扫工具的小屋。小心地打开门,发现那里整齐地摆放着拖把、桶之类的打扫工具。把拖把堆放到一起的话,那里刚好可以藏进一个小孩。
“喂,梅丽,你进到这里面去。你一个人的活,完全可以躲到里面。”“可、可是……切斯,你呢?”梅丽担心地看着切斯。
“我去看看那里的情况,你就躲在这里,一定不要动。没关系的,我马上就会回来。”听了切斯的话,梅丽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点了点头。
实际上,他是打算和白服人交涉完之后再回来的。和白服人交涉的话,她就会有生命危险。结果,就等于是自己背叛了她,切斯无论如何都想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见鬼!我究竟是在犹豫什么呢。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只不过是我的饵食而已。只不过是一些家畜,我难道不是这样认为的吗?一定要镇定,这只不过是自己流露的慈悲之心。杀一只小羊,把它的肉吃掉,是不会有什么罪恶感的。这两者是一样的。
切斯的脑子里,根本不认为“和白服人交涉是一种背叛行为”。虽然切斯答应了要保护她,可是其他人却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
——对了,为了记住我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为了封住那可恶的记忆,更是为了延长我的生命——必须把这辆列车当成最大的牺牲品。
切斯尽量挤出一丝笑容,然后静静地关上了少女等待的门。
切斯勉勉强强地露出笑脸。但是他脸上有些麻痹的肌肉,已经无法回复到刚才的表情了。虽然他已经习惯了露出小孩般的笑脸“喂,该交接班了!”货物室中一个黑服人对剩下的两个人说道。
“喂,你可别擅离职守!”“有什么关系呢,那个绳子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切断的。而且,我们的工作又没有看守人质这一项!”“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来人了呢!”本来,他们的工作是管理“雷姆蕾丝”的武器的。三个人都很悠闲自得,可是,事态突然变得麻烦起来。
一听到有人从过道跑过去的声音,他们便马上带上枪准备向外面走去。可是,没等他们打开门,门却自己开了。
他们还准备拿枪吓唬那里的小阿飞,这时,穿白衣服的男女却走了进来。真是没办法,当把他们全部抓住后,又有一个小阿飞闯了进来。他们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反正先把他们全部抓起来,用绳子捆住,扔进旁边的货物室里再说吧。
“这是在命令范围内的。指示说如果发现目击者,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他们抓起来,明白了就马上回现场!”“可是,不是要换班吗?”“真没办法,总之先去看看那些家伙的情况吧!”说完后,一个黑服人带着另一个人走向了过道。而剩下的一个人则冲着他们的背影喊道:“啊啊,他们的情况,你们通过无线电告诉古斯先生吧!”但是,那两个人并没有回答他。
“喂,你们也给我回一声啊……”他来到门口,探出头喊道,可是那里的状况却让他觉得很奇怪。与货物室相邻的车厢里本应有两个人的,可过道里现在却只有一个人站在那里。
“咦?喂,乔治去哪儿了?”戴眼镜的黑服人询问不见的同伴的去处,可是却没等到任何回答。
“喂,怎么回事!”过道里的人浑身发抖。然后,他终于挤出了一个声音回答道:“消……消失了……”“啊?”男子背对着窗户,哆哆嗦嗦地说道。
“消失了。就这样。我回过头去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喂!后面!”戴眼镜的黑服人大叫道。
货物室的过道旁简单地并列着几扇车窗,其中一个被完全地打开了,正是他的同伴背后的车窗。那扇车窗里,映出了一个红色人影,这并不是室内什么东西的反射,因为车窗已经被最大限度地打开了。
那个红色的“什么东西”,确实正站在列车的外侧。然后,红色影子的手向同伴的后背伸去。
“哎……?”站在车窗边的男子连回过头发出呼喊的时间都没有。他的身.体一下子就飞到了空中,然后就像是拔了拴的洗澡水一样,被吸进外面的黑暗中去了。
“啊?”戴眼镜的黑服人着慌了。
——两个同伴出来的时间绝对不到三十秒。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两个人就消失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而且,其中一个人还是在自己眼前消失的。可是为什么,我眼看着事情的发生还是理解不了?我的脑子有这么笨吗?呆呆地杵在那里,红色再次从他的眼前闪过。
那是在黑暗中浮现的刺眼的红色,既恐怖又美丽。
红色影子慢慢消失在车壁外侧,车窗外只有黑暗静悄悄地流淌。
戴眼镜的黑服人,这时才开始惊叫起来。 克雷亚很讨厌自己的名字。
虽然没有改名的打算,可是他对于自己明明是个男的却取了个女孩的名字,还是心存抵触的。
他的名字继承于祖父。确实,在19世纪前半叶,“克雷亚”也是男子的姓名。可是,现在不管到哪儿,他们都会说那是女人的姓名。
虽然讨厌这个名字,但是他并不恨父母。不管怎样,已经死了的人,再怎么恨他们也没有用。要是他们还活着的话,他肯定会抱怨他们的,可惜自他懂事起,他们就去世了。
之后,克雷亚被邻居冈多鲁一家抚养成人。
冈多鲁的父亲是一个很小规模的黑手党的老大。在纽约的组织中,他们的存在就相当于是下层组织养的狗。
冈多鲁的父亲去世之后,杂技团收养了克雷亚。克雷亚认为头能碰到屁股和单手倒立都是很普通的事情,但这些普通的事情对他来说都不那么容易做到。于是杂技团的人说他天生肌肉、骨骼就不好。不过对于当时的克雷亚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
让他感到不快的是,后来他通过锻炼逐步练成的技能,却被周围人说那是他自己“有才能”。这是对他努力的侮辱,可是最终他还是接受了。——一定是只掌握这种程度的技艺,并不能让他们接受这是自己“努力”取得的成果。那么,就来学一些超过自己“才能”的技艺吧。
结果,他的“努力”还是谁也没有认可。克雷亚比谁都刻苦,这是事实。只不过,他的能力在常人看来,都不认为是“努力”获得的。
克雷亚本来打算在杂技团工作挣钱寄给家里的兄弟们,可是世间的事都没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过话说回来,他也并不是没有挣到钱。等他挣到一笔钱的时候,克雷亚的三兄弟已经大大扩充了地盘。虽然在其他组织看来,还很弱小,可是他们的收入却远远超过了克雷亚。
杂技团解散后,他在世界各地流亡。经过一些迂回转折,克雷亚最终走上了职业杀手这一道路。刚开始他并不是自由杀手,可是,他的工作进展却一直很顺利。最后,他辞去杂技团的工作,选择乘务员这一职业隐身,是有理由的。比起杂技团来,这是一份可以频繁出入大城市的职业。作为自由杀手,没有比这个更方便的了。
他有一套残忍的杀人方法。这他自己也知道。他有一种嗜好,就是不把对方的身体破坏到一定程度,决不罢手。可能是觉得若是破坏程度轻的话,对方的心脏就还会跳动吧。这并不意味着他胆小。在他的基本思想理念里,他认为“既然接受了杀人委托,就应该把对方完全杀死,这是作为杀手的职责。”本来这是一种很不好的嗜好,可是他反而因此而变得有名起来。现场中留有大量血迹的杀人方法,经常使对方组织感到非常恐惧。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克雷亚被冠上了“葡萄酒”这个绰号(他工作的时候用的是假名字)。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外号就传遍了各个城市。被传为是“出现在全美各个城市,神出鬼没的怪物”,“葡萄酒”这样的绰号,便在黑社会中悄悄地传播开来。
——因为他是横贯大陆铁路的乘务员,所以理所当然地会出没在各个城市。还有人称他是专抓和自己一样瘦瘦的人的“怪物”。那样的话,身材是我两倍魁梧的冈多鲁次子岂不是要被称为邪神了。
想到明天就要和“家人”见面了,克雷亚的心情很自然的乎和起来。
虽然自己已经很有名气了,可是冈多鲁兄弟并没有把克雷亚拉到组织中去,而且也没有疏远他,让他辞去杀手这一职业。
作为人类来讲,这是有问题的行为,可是克雷亚却很高兴,要是冈多鲁需要的话,他会格外廉价地为他们做事。其实,即使免费也没关系,但是他们却不答应。而且,为了尽自己的一份义气,现在他正在为他们做事。据说现在冈多鲁家族,正和纽约的大集团“鲁诺拉塔家族”抗争。
恐怕暂时不能再做乘务员的工作了。明天到达纽约后,他就打算申请暂时休职一段时间。
之后的问题,就是这列列车能不能平安到达纽约这件事了。
千万不能让列车停下来。
如果自己迟到了,冈多鲁家族就有可能被吞掉,所以一定要避免这件事情发生。
不管白服人和黑服人哪方控制了列车,这列列车平安到达的可能性都会减小。即使到达纽约的话,恐怕也要和警察僵持一段时间。如果和警察开枪互射的话,一部分乘客就有可能死亡。
决不能把列车交到那些人手中。决不能让他们杀死乘客,或者劫持乘客当人质。
考虑到这里,克雷亚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由担心冈多鲁转到纯粹地担心起乘客来了。
——我这是怎么了。 他反躬自问了一下自己的内心。
——我还真是喜欢乘务员这一职业呢。 月光下,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他一只手紧紧地抓住货物车厢的侧面,腋下夹着断了脖子的黑服人的身体。
蕾切尔还在列车的下面前行。在金属零件的缝隙间,像猴子一样爬行。在常人看来,她正以异常的速度向列车的后方前进。
她的目标是货物室。这趟列车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乐团的人确实是拿着机关枪闯入了餐车。
如此说来,在货物室看守的人又怎么样了呢?如果他们是乐团的人的保护伞的话,那么货物室的人和乐团的人就是同伙吧?蕾切尔想要早点摸清列车的情况,于是便迅速采取了行动。其实好好待着不是很好嘛,可她偏偏要踏人危险境地。
这也许就是情报屋工作者的职业病吧。事实上,她也只不过是个“跑腿的”,这么做也是出于好奇心。
蕾切尔到达货物室的下面后,在车轮之间伸展开自己的身体,窥视列车侧面的门。好像门并没打开,但她还是想从侧面确认一下。就在这时,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货物室侧面的门竟然开着。
一般情况下,这扇门应该只有在停车搬运货物时才会被打开的。现在门开着,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情了……就在这时,蕾切尔的思绪突然停止了。她注意到在开着的门的侧面有一个红色人影在移动。
黑暗中,一开始她只注意到门开着,却没注意到那里还有一个人影。因此,注意到门旁边的“存在”后,她立刻就明白状况了。
门不是“开着的”,而是现在进行时态继续开着,门正在被那个红衣人影打开。
红衣人影好像还没有注意到她。她紧紧地抓住列车侧面的突起,有些吃惊地待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一会,门被打开了,红衣人影像什么事都没有似的,走进了货物室。
蕾切尔一瞬间被吓得呆住了。脚步声混杂着男子的惨叫声,一下子把她的意识拉回到了现实中。
“不要……不要过来……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在异常的胆怯叫声之后,货物室里传来了轰鸣声,但是很快就结束了。见此,蕾切尔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她决定将上半身重新隐藏到车厢下面。
但是,她的行动晚了那么一步。
就在蕾切尔的身旁,红衣人影突然下来了。与其说是下来了,倒不如混是从侧门掉了下来。
随后,更让人苦恼的事情发生了。 两人的眼睛对上了。
红衣怪物,和——克雷亚感到有些苦恼。
看守货物室的黑衣人中,有两个人都被他杀掉了。
但是,把第二个人拽出去的时候,却被第三个人看到了。果然,第三个人通过通信器开始和同伙联络。克雷亚知道这个货物室的锁坏了,所以决定悄悄进入里面,解决这个人。
当那个人想大声叫喊的时候已经迟了。克雷亚向上托起他的手腕,手里握着的机关枪的扳机被扣响了。枪口冲上,当然一发也不可能打中克雷亚.他只轻轻捏了一下,黑服人就被吓了一跳,机关枪也掉到了地上。
之后,像往常的做法一样,克雷亚把他拖到外面,再把他的身体压向地面杀死就行了。他倒剪着这个人的双臂,像下楼梯一样,从门口向外飞了下来。之后,他的双脚挂在了金属零件上,停了下来。要是一般人的话,双脚承受不住可能就会断了而掉下来,或者是绞进车轮,直接送命。
但是,正因为是自己,所以不会有事。他的神情充满了自信。实际上,要是成功了当然最好,可是——这寸,他露出了少见的苦恼表情。
——谁啊,这家伙。
在自己的旁边,车厢下面的金属零件之间,有一个女人探出了头。他没见过这个女人。难道是白服人或者黑服人的同伙?他感到一丝疑惑,突然,被他倒剪双臂的人感觉变重了,一会工夫,又变轻了。仔细一看,原来是黑服人的双腿没了。刚才手忙脚乱之间,他的双腿卷进了车轮里。
实际上,克雷亚应该用力去拽他的,但他却依然反剪着他。结果,黑服人的下半身被绞成了肉泥。男子还来不及叫喊,便失去了意识。或许是因为疼痛难忍,已经受惊吓而死了。不管怎样,他失血过多,绝对免不了一死的。

相关文章